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铁力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郭寅康

解密开始了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5 18:5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救  人   (11)
      1970年夏天的一个星期日,连队放假休息,我们结伴去北河(欧根河) 洗衣服。平时北河的水清又清,可以看到河里游动的小鱼。兔儿最喜欢钓鱼,他又是垂钓高手,放下鱼饵一下一个准。那天,北河水涨得很高,也很浑浊,且水流很急,既然来了,带来的衣裤、床单也得洗,一边洗,一边玩。突然河的下游传来小孩子清脆的“救命啊!有人掉河里啦!” 的声音,我、光荣、章普庆等几个杭州知青闻讯赶去, 听说是老宋家姑娘落水,但沒见到河里有什么动静, 岸上的孩子见着我们,着急地指着落水的地方,我们顺着孩子指点的方向“扑通扑通”跳了下去。
      欧根河的水来自嘎达山上原始树林,尽管夏天天气较热,,水温却非常的低,水的落差相差很大,水涨的时候可以高二至三米, 且水流较急, 我们仔细的捜寻沒有结果,难道小女孩被水冲走了。霍学义连长带着一些人从连队赶了过来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 我己感到力不从心,冷得嘴唇有些发紫,浑身哆嗦,连小鸡鸡也缩进阴襄里。
      霍连长知道欧根河的水情,让我们先上岸休息, 我们一个个从河里爬了上来,就在这时,杭州知青章普庆的脚下突然触到了一个身体,大喊一声“来哒!”(杭州方言: 找到的意思 )原来小姑娘掉河时被夹在了树叉里,挣扎不出来。大家赶紧给她抱上岸进行抢救,由于落水时间过长己沒有了生命迹象。 那年,老宋家的姑娘才只有六岁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5 19:2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猫、周礼道:你们好!
     我忠实的粉絲,我发表的贴子你看来真实性如何,我非常想听你们对文中內容的不足之处提出看法,写作的水平我受文化程度影响己不可能再提高,但願我们共同回忆黑龙江的点点滴滴,我会毫无保留的将埋在心底的故事一一展现在网友面前,願大家喜欢!
     感谢周礼道潜水观帖,短信回复。
发表于 2012-5-15 20:1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寅康,千万不要用什么写作水平要求自己,你现在写的是我们最要看的“原生态”文字,是真性情,真感情。继续关注!
发表于 2012-5-15 21:1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5 18:50 发表
解密开始了之十--------救人
      星期日, 连队放假休息, 我们去北河(欧根河) 洗衣服. 突然河的下游传来清脆的“救命啊! 有人掉河里啦!” 的声音, 我们几个知青闻讯赶去, 听说是老宋家姑娘, 但沒见到河里有什么动静 ...

章普庆(外号癞婆鸡)据我知道来兵团之前是杭州老高中生,国家级运动员(短跑项目)参加过全国运动会,他膀大腰圆肌肉发达。  
这么看来他在水中捞出不止一个人,70年我连北京校友生金荣也是他在水泡子里摸到捞上来的。(这事怎么都让他碰到了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5 21:5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掌灯人、才子:你们好!
  谢谢你们支持!我会努力的。
    刚才才子提到“懒婆鸡”(章普庆)他原是杭州笫十二中学高三毕业生,因为经常参加市少体校中跑集训、比赛,耽误学业,为此曾留过至少三级学。
    他的跑步与拳击都是非常出色的,在杭州小有名气。曾获得过第二届全国体育运动会200米第六名,这是他一生最好成绩。所以从黑龙江“特照”回杭后,被安排在杭州瑞金中学任体育老师,直至退体。
发表于 2012-5-16 08:1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直在读着你的解密。
真实的故事,独特的文风,说书般的悬念,白描中的风趣,吊足了人们的胃口。

你所解的密,各连队几乎都有,所以会引起大家的共鸣!

太多的、太久的秘密,需要我们大胆地破解,而有人也许还在继续写着属于自己的新秘密。

命运注定我们这代人有解不完的秘密。
好丰富的人生,尽管伴随着酸甜苦辣咸……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6 10: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边疆:你好!
    我一点一点往下写,一篇一篇往上贴,最好弟兄们跟上来一道回顾。蛮有意思的,我对黑龙江负面的东西接触多一点,望网友们见谅!
    我不善于伪装,喜欢直来直去,如同我的网名,是一说一。但或许可能得罪一些人,都过去40多年了,我们要学会坦荡,勇敢面对现实!
    我的目的:一为消遣;而图热闹。不要出门也可以同大家见面聊天,反正我在这办公室里随时看到你的佳作,自从学会上网,我已开姶喜欢上它了。
    谢谢你的跟帖。
发表于 2012-5-17 09:2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5 18:50 发表
解密开始了之十--------救人
      星期日, 连队放假休息, 我们去北河(欧根河) 洗衣服. 突然河的下游传来清脆的“救命啊! 有人掉河里啦!” 的声音, 我们几个知青闻讯赶去, 听说是老宋家姑娘, 但沒见到河里有什么动静 ...

郭大哥你好,解密之十写的很好 ,内容很真实,不要水平只要真实就行。 我们是十一连的,所以更能一起回忆当时的点点滴滴,很喜欢!期待!
发表于 2012-5-17 18:5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0 11:19 发表
回复汤米他娘   cai changhe   你们的发贴给了我鼓励,我会用心去回忆北大荒的点点滴滴.

我於一九七六年十一月返回11连办理回杭州,不知你哪年调入11连的?

下篇解密文章"贫下中农挨揍记-----奇冤",欢迎校正.

俺过去是十连的,无缘与你相识啊!不过现在在你的“解密”引诱下,我们相知相识了,呵呵!你要继续将解密进行到底啊!俺将是你忠实的粉丝!!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7 19:4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败  事   (12)
    1970年春,由于连队知靑陆续增加,连部领导班子商定: 决定给知青新建一幢砖瓦结构的“三用”食堂,里面配置简易舞台,长条的厚厚的木板拼成的长凳,知青可以在那里用餐、开会、观看演出等。基础墙基己堆砌完工,后面只等上房架、钉条子、 盖瓦片了。
    连部选好了吉日,霍连长挑选了身体特別结实的十几个大高个儿, 基本上都是天津知青,孙克福、王运宏、余洪利等等,由于房架的垮度特别长, 三排长许洪祥(上山抬木头的“四大象”之一)负责喊号, 这上房架可不是闹着玩的,一不留神可要出人命的, 下面的人必须随着号子往上抬,房子的基础上面还有人接应,既要平稳,又要齐心,整个过程一鼓作气,丝毫不能有半点疪漏。
    我站在旁边看热闹,心想:这么大的房架要抬上去太困难了,完全土法上马,沒有安全保证。如果我能前去帮一把,也算增加个人手,增加点力量。于是我走上前去, 挨许排长的号令开始使劲,实际上, 许排的预备声落, 全体员工巳卯足了劲, 我刚介入, 把自己的脚给垫进了房架下面, 我“唉唷”一声!霍连长反应极快, 连忙呼许排赶紧让大伙帮忙把我的脚先给拽出来......
    真叫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啊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8 08:5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猫、汤米他娘:你们好!
    感谢你们!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!
      我一直是11连农工,从未挪过窝,我1976年11月从11连办理回杭手续,过完黑龙江春节回到杭州。离开前,我去过二连、北山修理厂、武装连等地,同二团弟兄好友道别。就在踏上列车的一瞬间,我跪在车门口,“兄弟们!实在不好意思!是我寅康舍弃弟兄先行离开!望大家各自保重!杭州会!”二三十个弟兄为我送别,此时此景,我犹如逃兵!
      大猫也是我连的,你该认识他娘,今天看到你的回帖才知道我们都是11连的,我讲的故事基本上以11连为主,你应该熟悉的。
发表于 2012-5-18 09:4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8 08:54 发表
回复   大猫:        感谢你!感谢你的支持和鼓励!
   汤米他娘:        我一直是11连农工,从末挪窝,大猫也是我连的,你该认识她的.今天看到你的回帖才知道我们都是11连的,我讲的故事基本上以11连为主,你应该很熟悉的 ...

郭兄:他娘原在连队离11连百八十里呢,王杨10连的。他娘是北京人,祖籍可是你们杭州的。  
告诉你个秘密:她虽系女性,但性格泼辣爽朗,讲话直接彰显个性,并且很幽默,男人风格特甚。她已没有你们南方女性那种“温婉,娇羞,文弱”,她风格特点明显,是网上家喻户晓的“名人”。我曾和她交过锋,结果败下阵来。我分析:她为何没南方女人的传统风格呢?结果认为:她从小在北方吃大馒头,基因因此改变。o(∩_∩)o...哈哈   你看着:她一会就会风风火火地来找我算账!我逃也。
发表于 2012-5-18 09:5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寅康“我跪在车门口,兄弟们!实在不好意思!是我寅康舍弃弟兄先行离开!望大家各自保重!杭州会!”二三十个弟兄为我送别,此情此景,我犹如逃兵!悲歌一曲从天落!看到此,我心里隐隐作痛,很想哭……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8 09:5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才子:你好!   
     没有你的提醒,我差点上当,我以为她真的是11连的呢?汤米他娘!我要找你算帐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8 10:0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边疆:你好!
     你介快跟上了!当时我当了逃兵,出于无奈,黑龙江不咋地!弟兄们的情意可丟不得啊!
发表于 2012-5-18 11:1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8 08:54 发表
······就在踏上列车的一瞬间,我跪在车门口,"兄弟们!实在不好意思!是我寅康舍弃弟兄先行离开!望大家保重!杭州会!"二三十个弟兄为我送别,此时此景,我犹如逃兵! ...

一直在看,很爱看。简练、真实、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一段记忆。回忆往事,是另一种心情,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,期待后面的解密!
发表于 2012-5-18 16:46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[quote]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8 08:54 发表
大猫、汤米他娘:你们好!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感谢你!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!
        我一直是11连农工,从末挪过窝,我1976年11月从11连办理回杭手续,过完黑龙江春节回到杭州。离开前,我去过二连、北山修理厂、武装连等 ... ...

郭大哥你好,“解密之十一 败事”我已没影响了,许洪祥我们很熟的,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,在连里我和曹昌荣经常光顾他家。
我跪在车门口 ,兄弟们!实在不好意思 !此情此景我犹如逃兵!那时谁不想早点逃出那苦海,不是逃兵。我们黑土地的缘份很精彩 ,诚挚的友谊不更改, 我们用真诚注入彼此往来,用心倾注真情的友爱, 用真心编织未来 ,让岁月留芳溢彩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8 16:49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牧马人 :你好!  
    你是我楼上的弟兄,请你多包涵,我在你主题上看到很多热闹的场景,你的攝影技术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,尤其4.26无锡的景色,我还以为是在江南水乡-----乌镇哩!拍得好美!欢迎你阅读我那不成器的烂文。也非常感谢你能发帖挺我,在此深表谢意!我会力求把埋在心底的故事一一道来,以求今日的北大荒知青朋友不忘那段刻骨铭心的知青岁月,更好的享受晚年生活!正如李立民的主题------明天更滋润!
    明天,是靠我们自己去创造的,但願通过《铁力人》网这一平台,让更多的知青战友加入进来,感受並体验网上的喜悦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18 17:12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猫 :你好!  
    你我同一时间坐在计算机前,一同感受上网的喜悦,上网了,真好!速度快、事面灵,虽然见不到,犹如你站在我的身旁。我女儿因为经常看到你的回帖,还以为你是我黑龙江的梦中情人,其实,我们比“梦中情人”、“初恋情人”更加坦荡,更加不做作,想怎么说都不为过。因为我们经历得太多太多,我们又是过来人,还有什么可怕的八卦能抵挡同难共苦的荒友荒妹!
    明晚我会继续开篇“你毀林 我损你”一文,欢迎你指正。
发表于 2012-5-18 17:3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郭寅康 于 2012-5-18 17:12 发表
大猫:你好!   
     你我同一时间坐在计算机前,一同感受网上的喜悦,上网了,真好!速度快,事面灵,虽然见不到,犹如你站在我的身旁.我女儿因为经常看到你的回帖,还以为你是我黑龙江的梦中情人,其实,我们比梦中情人,初恋情 ...

郭兄你好;谢谢你女儿的抬举,我哪有这福份,但我们曾经一起走过,就足以比什么都重要!期盼下文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铁力人(独立二团) ( 京ICP备09081319号

GMT+8, 2019-10-19 11:49 , Processed in 0.079073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